喝符水長大,記憶中就是對它特別深刻、特別鮮明,當一張黃色的符紙焚化了,再由開水沖散在碗裡,避開那些灰燼喝下肚,不過,還是喝掉了溶解的部份,喝下去的那一刻,一股焚燒的味道清晰可辨,那麼,胃裡也就會囤積碳化的東西了。從前唸書時,教科書上會教學生杜絕迷信,乩童、符咒,或拿衣服去廟裡加持,可以得到神明的庇佑,不過,多數的神都不理人間瑣事,對祂們而言,人間是一個充滿因果循環之地,前世牽動來世,來世又牽動下一世,生生世世都由因果主宰,管也管不完,不如不聞不問來得清閒。


  小時候,覺得替小孩子收驚的地方,那裡的乩童或廟祝特別親切,尤其在自己記憶的角落裡,總是有個幽幽暗暗的地方,古意盎然,看起來像閣樓,不像是廟,總之,對收驚的地方便是存在這個記憶-古老的街道、房子,有個傳統的習俗「收驚」。記得替我收驚的是位老伯,看到我都是笑咪咪的,要收驚就是有了出去玩的可能,於是,在從那裡走出來之後,有這麼一句話不由自主地從我的嘴裡衝出來,我對老媽說「我喜歡去收驚」。


  身為小孩子,好像是和前世仍然貼近,對於夜晚、農曆七月,或是碰上了喪葬之事,在小孩子身上便會起了風浪,身在科學昌明的時代,不信邪還真是不行,小孩子沒辦法解釋清楚身體的不舒服,但一遇到收驚就是服服貼貼,前一秒的風浪,下一秒的寧靜,就是太神奇。


  一年年的祭改,喝下符水,彷彿可以看見廟裡的乩童作法的身影(當然這是想像的),再穿上加持過的衣服,好吧,健康就是平安,平安就是幸福,那麼連著好幾年每下愈況的生活又做何解釋哩?


  看著算命網站打著廣告,算一算自己的流年,或婚姻,或愛情,或金錢,人們最在乎的固定那幾樣,遠不如相信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,改不了的,就不用強求。算命、祈福最讓人感到模稜兩可的地方,不就是改不了的地方嗎?


  廟裡是老人家的心靈寄託之地,看著老一輩的人越跑越勤,實在不大妙,還要配合喝符水(很像「放符路」~台語)、祭改,還比較像是求心安呢。就像是數學一向不好的我,當年去補習班日夜的補習,聽不懂就是聽不懂,越補越大洞,總成績還是被數學一路給拖垮了呢。


  倒不如請神明保祐台灣的經濟成長吧?或者,讓台灣的政客再少一點,企業要裁員,進行企業瘦身,政客不也要瘦身嗎?神明,是否管得動海峽兩岸,此消彼長的局勢?


  廟裡最常見的匾額就是「國泰民安、風調雨順」......那,請神明保祐台灣儘快加入聯合國吧,哈哈!(加入聯合國對台灣很重要喔)


 


 


本文瀏覽人次:


Counter Stats

gold coast gardeners Counter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hui517 的頭像
yihui517

滿天飛舞的花絮

yihui5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